2019年12月6日

不久前,吉林省原副省长谷春立落马,引发人们对他曾主政七年的辽宁省鞍山市大拆大建的集中关注。  

而在鞍山下辖的县级市海城,一种持续四年多的政府和法院的“合作”拆迁模式仍在进行:将被拆迁人变成“排除妨害”被告后,迅速强拆那些尚未达成协议的房子。  

被拆迁户吕荣芝,打了15年官司没有任何进展。她得到的要不是推诿,要不干脆就是不被理会。  

律师得到的一份鞍山市委会议纪要显示:2011年7月29日起,涉及鞍山市法院系统的22件、市公安系统的42件、市司法系统的3件共67件的稳控责任主体移交给属地县(市)区、经济开发区党政组织负责,吕荣芝的案子排在移交名单第二个。时任鞍山市委书记的谷春立在这次会议上作了重要讲话,时任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代院长的宋景春参会。随后吕荣芝成为稳控对象,她的问题,各级法院和信访部门不再受理。

头顶“中国最具投资潜力中小城市、中国中小城市综合实力百强县市”等多项荣誉的海城,在全国颇有名气。  

但在最近4年间,数十份举报材料拼凑出了海城的另一面,它的关键词是“排除妨害,先予执行,强拆”。近年来关于海城拆迁的举报,都指向这种“独特”的拆迁模式。  

鞍山法院系统人士指出,这种让百姓深受其苦的拆迁模式成形于鞍山原市委书记谷春立疯狂拆扒之时,并得到鞍山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宋景春的支持推广,如今两人均已被调查免职。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张育军落马,金融反腐进深水区

在被调查前,张育军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助理、党委委员。其职业生涯,均在证券系统内度过。他曾执掌深交所8年时间,在任上筹建起创业板,随后转任上交所总经理。对证券业的各个业务条线,张育军都很熟悉,是迄今为止国内唯一执掌过上海+深圳两大证交所帅印的官员。


临聘教师一夜下岗谁来负责?

不管没有增加编制,一味招聘临聘教师;还是增加了编制,却不解决历史遗留问题,都说明当地政府没有依法保障教育投入。这是和深圳的城市地位、形象严重不符的。而与深圳类似的问题,在全国其他地方也一定程度存在。


国企一换老总,麻烦纷至沓来

我在一家国企工作,属于资源性行业,带有点自然垄断性质,效益一直不错。随着发展,上面给我们任命了新的总经理,他以加快发展和被“招商引资”为名,将总部搬到了某海滨大城市,也就是“上面”所在的城市和他从前工作的城市。从此,麻烦纷至沓来。


有的人不许跑,有的人跑不了

三岁幼童库尔迪伏尸土耳其海滩,魂断逃国的海路上,揭开了“跑不了”的叙利亚一角,震惊了世界上很大一部分人。可世界上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并没有被惊动,也都是跑不了的,不由得在主义的“应许之地”上终身役役,平静而又激烈,平常而又不同寻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