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5日

凌晨六点多,在睡梦中的他感受到一阵震动,七点接到政府电话,调了3台小型挖掘机过去。这是到达现场最早的挖掘机。

8点左右,他们听到有人在叫,但挖了一阵,声音就没了:“一百多人用绳子和挖掘机一起拖一块大石头,拖开后下面又是石头,挖不动了,没有看到人。”

“石头太大了,小型挖掘机很难起作用”,胡涛说,他们虽然去得早,但是设备有限,实在不行。

他有几个朋友是新磨村人,但目前电话都无法接通。工地都停工了,他告诉兄弟们:“我们必须去!就算不是当地人也必须去。”

他到了现场后给当地的朋友们打电话,十点左右,大家就带着食物和水前来支援。

蓝天救援队是第一支赶到现场的民间救援队。上午九点多,队长苟少林得知茂县新磨村发生山体垮塌后,便立即叫上三名队员,从都江堰赶过来。

到达现场后,曾多次参加救援工作的他被震惊了,“一座200余米高的山体发生高位垮塌,整个村子被滑下的泥沙、碎石掩埋,一点村庄的影子都没有了。”

山体大面积垮塌,给救援工作增加了难度。苟少林称,由于地上碎石块很多,地面较硬,挖掘机的工作效率有所降低。此外,垮塌方量约800万立方米,遇难者被掩埋很深。“有4具尸体是在约两米深的地方被发现的。”

苟少林站在碎石块上,哭了好几次:“真的特别难过。明明知道碎石下面埋着一百多人,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昨天早上八点多,成都天虎应急救援队队长李远森带领12名队员从成都赶往茂县。

李远森和队员们只能通过附近村民简单辨认,指出原来房屋的大概位置,再带着工程机械车开始挖掘。

“我现在能看到土堆的横切面,大概要挖到八九米深才能找到被埋的人”,李远森说:“现场情况太复杂,目前我们队还没有搜寻到伤者。”

横梁把村民压在地上

昨日早上7点左右,在茂县县城的家中,武警茂县中队的中队长王用波也接到了赶往现场救援的通知。

路上并无山体垮塌的迹象,一座距离新磨村只有15米的房屋也安然无恙。曾经参加汶川地震救援的王用波推测,这次可能只是一个小型的塌方。

约45分钟后,王用波带着24个武警战士,抵达60公里外的叠溪镇新磨村。他们是最早赶到的先遣队。

眼前的一切让他震惊,“苍凉、满目疮痍”,电话另一端的王用波声音低沉。他记得,有村民从县城跑回去,悲愤得无法自抑,抓起石头就要打人。

新磨村的雨水,这天仍然下个不停。

他们曾经一度以为,找到了一名幸存者。昨天上午,王用波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曾听到一位女性呼喊,有十几名战士听到了呼喊声,向她继续提问,她已经不能再详细回答,只能用石头敲击的方式进行回应。

但此后的挖掘宣告,这只是一场空欢喜。

雨一直下。昨天下午4时左右,王用波看到了一具尸体,男性,“身上没有衣服,因为晚上还在睡觉。”

横梁把这个人死死地压在地上。这是王用波和他的兄弟们挖到的第一具尸体。

这天下午,参与搜救的地质专家宣告了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山体高位垮塌被掩埋的人员,生还的概率非常小。

这群拿着生命探测仪的人们,带着搜救犬,仍然穿越在碎石间,试图从一个被山石和泥土吞没的村庄下面,找到任何一个被埋在里面的村民。

救援

参与搜救的地质专家介绍,山体高位垮塌被掩埋人员生还概率非常小,特别是现场作业面狭窄,大规模救援力量难以开展,为避免塌方进一步垮塌引发次生灾害,搜救中也不能大面积深度挖掘。

武警四川总队新闻站的工作人员杨剑也说,武警官兵均携带生命探测仪、救援绳索、医疗救护等设备在现场展开救援。由于垮塌量巨大,加上不断有山石滚落,救援难度很大。

交通

都汶、成灌、绕城高速公路第一时间开启抢险应急绿色救援通道,各收费站口实现应急抢险救援车辆免费抬杆放行,确保应急抢险车辆及队伍快速通行,最大限度争取救援时间。

都汶高速、成灌高速对社会车辆全线关闭,只通行救灾车辆。现场除救援车辆以外,禁止社会车辆进入。全州所有货运车辆(救援车辆除外)禁止驶入茂县境内,通过汶川、理县、马尔康西洞口、红原、若尔盖绕行。

天气

据四川省气象服务中心官方微博消息,叠溪镇今明两天仍有阵雨。

气象部门提醒,由于前期持续降雨已导致该省部分地方土壤含水量达到饱和,尤其是川西高原降雨日数多,累计雨量较大,易造成山体和土壤松动,导致滑坡、泥石流、崩塌的发生,居民和相关部门需注意防范。

此外,茂县旅游景区管理局发布消息,为确保游客出游安全,叠溪松坪沟景区关闭营业,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来源:新京报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