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10日

近年来,多名日本间谍嫌疑人接连在华被捕引发了广泛关注。据日媒报道:因涉嫌间谍行为,从2015年5月至今,仅获悉被拘留的日本人就达12人。

不过,日本政府一直否认有日本人在华从事间谍活动。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多次否认称,日本政府“不会向海外派遣情报人员”。为此,日本外务省更新了“海外安全”主页中有关中国方面的信息,提醒赴华日本人需要采取“自我防范措施”。

受访者:冯玮(中华日本学会常务理事、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

整理者:杜建君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日本官方一面坚决否认,一面煞有介事地推广“自我防范措施”。不知情的人乍一看,还真有可能觉得日本挺冤枉。

然而,这不过是日本自欺欺人的一套说辞!

事实上,日本历来非常重视情报工作,尤其是对于中国的情报搜集,而且谨慎细心,花样繁多,让人防不胜防,给中国造成了重大损失。曾经留学日本的蒋介石对此感慨很深:“日本人无论男女,都有一种很深的‘谍’性。不要小看每一个来华的日本人,他们都有情报搜集的任务,别看他笑脸迎人,很有可能反过去就用情报吃你肉、喝你血。”

抗战时期,日本陆军大尉中村震太郎秘密潜入中国兴安岭地区进行兵要地志调查,勘探战时日军沿兴安岭斜向纵段深入时的宿营、给养、给水、行动的难易情况。宁夏大学沈克尼教授在他的《百年来日本对中国战场调查——日本侵华兵要地志纵横谈》中写道:“日军参谋本部要求,须对区域的地质、山地、平原、河川、湖沼、森林、居民等地理要素进行战略战术上的评述。如山地的比高、起伏、状态、植被状况等对军队展开、运动、指挥、联络、展望、射击及方向维持的难易。”

 日本间谍绘制的中国东北地区铁路交通图 日本间谍绘制的中国东北地区铁路交通图

日本还派出一大批既精通中国事务又熟练掌握汉语的间谍以种种身份作掩护,或者乔装打扮成华人,潜入各地刺探情报。日本情报机关还收买了大量的汉奸及在华西方人充当间谍,为日本的侵略战争刺探情报。英国情报专家查理·迪肯曾说过:“在中国,日本人情报工作的形式是化妆成各类人员,其成效远比其他形式更大,保密工作做得也很出色。”

惨痛的历史教训不能忘记,在中日关系越发微妙的今天,日本对华情报窃取更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

为此,库叔邀请到中华日本学会常务理事、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冯玮,深度解读当前日本对华情报战。

冯玮教授认为,日本向来高度重视情报工作。日本的对华情报战具有全民性以及高度的隐蔽性,他们手段多样,严谨细致,无孔不入。注重对华经济、军事等方面的情报窃取,致使我们很多重要信息泄露。

对此,我们一方面要加强立法,以及相应的反间工作,另一方面,全民都要提高警惕性和参与意识,让日本间谍无处遁形!

1

瞭望智库:近期日本在华间谍被捕事件再次引发人们对日本对华情报战的关注,请问日本当前对华情报窃取的方式主要有哪些?

冯玮:日本获取信息的手段和方式可以说是相当隐蔽的。日本获取情报有两个特点:一是间谍的身份不确定,不一定是专职的间谍。日本早在江户时代很多在地里面干活的农民就从事间谍工作。第二个特点是无孔不入。能够通过一些公开发行的刊物来获取一些非常有价值的情报。还会通过窃听,24小时收录中央到地方的电台广播,进行分类和归档。日本人做事相当谨慎仔细,擅长对各种方面的情报进行汇总、整理,最终归纳出他们需要的信息。

除了通过一些发行物以外,他们还通过各种网络以及一些技术手段来获取情报。我们一直很警惕的萨德的X波段雷达,能够覆盖2000公里获取情报。然而日本实际上早已在三个地段部署了X波段雷达。一个在日本东北地区的青森县,一个在关西地区的京都,还有就是冲绳的与那国岛。通过这些他们可以获取很多有关中国方面的情报。日本和很多国家诸如美国、韩国、澳大利亚都签署了情报共享协议。另外,日本往往会通过中国留学生、在日工作的中国人,获取一些中国的情报,分析中国社会、经济以及其他情况。通过这些他们就能掌握许多中国的动向,比如社会当中的民族主义情绪、中国对日态度等等。

新闻报道中曾提及日本对中国地理坐标测绘,其实日本对中国地质地貌的探查早在中日甲午海战之前就已开始,所以后来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很多军用地图对中国地形的标注甚至比中国军队的地图标注得还清楚。

现阶段来说,日本对中国情报的窃取主要还是存在于经济方面。在军事方面日本作为一个非正常国家,他们对于自身的实力认识比较清醒,整体军事实力肯定是要落后于中国。而在经济方面被中国明显赶超令他们难以接受,因此日本对中国经济尤为关注,下了很多功夫。 

2

瞭望智库:日本为什么如此重视情报工作,他们又为何能轻易地进行对华渗透?

冯玮:日本对情报搜集工作的重视,可以说是他们整个国家达成的一个共识。他们曾经在国内做过一个调查,询问国民当前经营资源中最重要的是什么?答案就是情报,就是信息!人、财、物本身是经营的三大资源,他们现在把信息列为第四项资源。日本各个方面包括一些商社、企业都很关注情报搜集。同时也很注意情报的统一掌握,例如先前日本的外务省、防卫省等各个机构都有自己的情报部门。但现在日本成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主要负责外交、防务、反恐和情报四方面的统一管理。他们为此通过了一个所谓的特定秘密保护法,这个“特定秘密”,就是它获取的一些情报。由此可见日本在国家政府层面上対情报也十分重视。所以很多人说日本整个国家可以说是“全民间谍”,这是这个国家的一个传统。

日本对华情报工作具有全民性,而且具有很高的隐蔽性。为什么日本声称自己没有派遣间谍,因为你不能准确判断出他的身份是一个间谍的身份,他可能就是一个公司的职员,或者一些外事机构的成员,或者是一个留学生。很多日本情报人员是以其他身份从事间谍工作。所以中国一定要对这种情况有清醒的认识和了解。同时,由于中国人和日本人在外貌上非常相似,如果日本相关人员中文讲得非常流利,就很具有迷惑性,难以察觉。

3

瞭望智库:能否举例说明日本当前对华情报工作的成效?

冯玮: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大庆油田照片事件,当年日本就通过中国在报纸上公开发布的照片清楚地获取了大庆油田的地理位置,以及它大概的出油情况等等。比如通过照片中相关衣着日本就能判断出油田的纬度范围;在地图上查找报道中出现的地名马家屯,很快发现该地位于中国黑龙江省的安达县;通过王进喜握手柄的架势,以及钻井平台上面管子的直径,判断出大庆油田的出油量。

还有景泰蓝厂的泄密事件,日本在参观景泰蓝厂时窃取了景泰蓝的整个生产流程。另外,国内某厂商在和日商谈合作时,谈判桌上的一个人中途上厕所,把笔记本放在了桌子上,一会儿的功夫日方就借此获取了许多他们想要获取的信息。

安徽宣纸泄密事件也较为典型。尽管事实上宣纸工艺并没有真正泄密,他们并没有在安徽泾县成功获取宣纸技术,后来到浙江获取了相似的技术,所以日本人宣称世界宣纸安徽第一,日本第二,浙江第三,台湾第四。从中可以看到,日本打着参观学习的旗号获取情报是很常见的方式。

4

瞭望智库:您认为当前日本对华情报搜集抱着什么目的?是担心中国军事力量增强而进行的自我防御还是伺机扩张?

冯玮:应该说是多种心态兼而有之,并不是单一的,但最主要的一点还是不甘心被中国甩在后面。

之前,中日相对相安无事。因为在产业链上日本相对处于中高端,我们处于低端。而现在情况已经改变了,汽车、电脑还有一些高精尖产业中国已经能够赶上来了。担心中国军力这一点也是存在的。特别是随着中国的海空军实力不断提升,他们担心有朝一日会失去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权。钓鱼岛的实际控制权一旦失去,对于日本整个国家形象来说,对于整个海洋战略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此日本一直在修改各种预案希望能够做好所谓的钓鱼岛“防卫工作”,同时不断加强美日同盟。在这种情况下,情报尤为重要。

5

瞭望智库:您认为相对于日本对中国的了解程度而言,中国了解日本吗?

冯玮:中国对于日本的了解应该说是有所欠缺的。我们如果想要真正了解日本,首先就要做到将事实判断放在第一位。不能沉浸在对日本盲目的仇视当中,而是要做到客观、理性地去分析解读。

6

瞭望智库:针对日本这样的情报战,中国应如何应对?

冯玮:针对上述问题,首先要依据相关法规进行处置,其次是要提高全民的防范意识。目前,在对外来人员的警惕性方面我们和日本的差距不小。在日本的时候,我在东京街头东张西望几下,就有警视厅的警察过来询问查看证件。广大民众要了解到,很多我们自己司空见惯的信息在日本那里可能就会成为重要情报,因此全民的警惕性和情报意识必须得到提升。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