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7日

新华网哈尔滨9月8日电(记者王建) 说起人体解剖活体实验,人们就会想到臭名昭著的侵华日军第731部队。近日,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提供的原侵华日军山西省潞安医院军医汤浅谦的证言档案显示,除了731部队,在日军师团以上所设的各陆军医院都接到了军部命令,进行活体解剖实验。

档案显示,汤浅谦1917年出生,1942年任山西省潞安医院军医,曾和731部队首任部队长石井四郎有过接触,1945年战败后充当国民党第二战区军医,1953年被捕关押在太原拘留所。汤浅谦多次参与活体解剖实验,在证言中他说:“从北支那方面军传来的命令,各陆军医院必须进行活体实验。”

“除了对新入伍的卫生兵进行教育时是按我的意图做的之外,其他的都是天皇的命令。因为是命令,所以没有不做实验的地方,虽然也有偷懒的地方,可是陆军医院是全部做过实验的。”汤浅谦在证言中说。

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731问题国际研究中心负责人杨彦君说,汤浅谦作为亲自参与人体解剖实验的当事人,站出来揭露日军罪行,他的证言表明,侵华日军不仅在731部队进行过活体实验,在侵华日军各陆军医院都进行过,从而直接证明了侵华日军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并改变了以往所认识的只有731部队进行了活体实验的片面认识。

1956年汤浅谦免于起诉,释放回国。回国后,汤浅谦一边在诊所工作,一边继续进行自我认罪活动,曾出版《挥之不去的记忆》揭露自己的罪行。汤浅谦的自我认罪活动经常受到一些人的讽刺和指责,也多次受到日本右翼势力的恐吓。

在证言中汤浅谦说:“日本军的人道犯罪是不能容忍的,日本的集团残暴犯罪也是不能容忍的。可是,在日本对于战争犯罪的认识还很肤浅,有些人认为那是战争,杀人是当然的。还有人不承认,杀了那么多人能不记得吗!这是最危险的,不了解战争、不认识战争是可怕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