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0日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现在,高速公路越建越长。前几年,河南省南阳市就规划了一条高速公路,从内乡县到邓州市,大概90多公里,是二广高速和沪陕高速的联络线。在2012年底的时候,当地政府曾经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这条公路建成通车。但记者日前调查发现,这条号称在两年前就已经通车的公路,现在不仅没通车,甚至还成了半截子工程。

解说:

从河南省邓州市区出发,开车十几分钟就来到内邓高速邓州段的一个收费站——龙堰收费站,按照路牌边的收费许可通知来看,这里从2012年底开始就获得了收费资格,可以正式收费运营,可是收费处却横着几个大红叉,表示不通车。

记者:

修好了吗?

收费站工作人员:

没有修好。

记者:

不是修好了吗?还没修好是吗?

收费站工作人员:

还没有修好。

解说:

这是2012年底南阳市当地媒体的报道。报道显示,2012年当地市政府的确召开过新闻发布会,宣布内邓高速建成通车。近两年的时间过去,这条路为什么至今仍然在修,没有真正通车呢?

从这条高速路旁边的村庄绕行,记者走上了这条高速,看看它实际的状况,发现这条路的表面颗粒非常的粗糙,根本不像完工的高速公路路面,而且在路面没有铺完的情况下,就已经出现了很多裂缝。有的缝隙有的长度都在几十米以上,而有的裂缝还被人用黑色的沥青修补过。

记者 车黎:

在内邓高速上我们发现了这样的一处路面,这个路面整个是有横总交错的裂缝,把里面都已经分成了好几个部分,来看一下。像这个大裂缝,我的拳头可以轻松地放进去,可以看见它有多宽。然后再看一下这边,看看它有多深,把这个树枝放下去看一下,深度达到这个位置,几乎有1米深。

解说:

这条路质量的低劣一眼可以看出来,高速路边的路堤质量也很差。事实上,这条公路除了完成的部分存在质量问题,整个工程也没有完工,一些路段路面根本没有铺最上层的沥青。

记者:

这条路啥时候通,正式通?

修路工人:

前段通了一段时间,现在又铺油,第三层油。

解说:

在路面的一些接头部分,都挖开了一些坑,极其不平整。

修路工人:

那是伸缩缝。

记者:

伸缩缝?

修路工人:

是的,桥缝与桥缝之间有伸缩缝。一旦通车之前就切割开,切割开之后安伸缩缝。当时铺油期间(没弄好)为了整体搞一点效果。

解说:

不仅如此,有的地方由于沥青路面没有铺好,甚至连钢筋都还裸露着。记者发沿途的很多服务区和加油站也只修了个主体工程。

就是这样的“半拉子”公路,在2013年8月至10月期间,这里竟然还短暂通过车。这可当时给上路的司机带来不少困难,有司机在网络上反映,在通车期间行驶这条公路时,路面把轮毂给硌坏了。

短暂通车后,公路又封闭了。可是,因为这条路在地图或GPS上都已经显示为通车状态,一些人途经此处都会来回绕路,增添了不少麻烦。有不少司机都在追问这条路到底是怎么了?为何还不通车?

这条路不仅给司机带来了麻烦,由于路没修完,公路旁的护坡也没有做,这裸露的黄土让周围种地的农民农田也遭了殃。

邓州市龙堰乡丁庄村村民:

它没修好。边上没抹水泥,一下雨就冲垮了,一溜坡就冲下去了。

解说:

在收费站附近有一个石料场,在那儿守门的几位农民说,这里已经停工一年多了,这原本是当时施工队堆石料所在,可是项目部的人和工人都早就离开了。

邓州市龙堰乡村民:

占地的复耕费、车运费(都没给)。项目部找不着,它占着俺的地,应该说两年补齐这个钱,结果人没有人了,不给钱了。

解说:

记者按照村民提供的地址,找到了这段3标段的项目部,奇怪的是,路尚未修完,项目部已经拆掉了,整个一片乱七八糟的场景。这条路修成这样,项目部为什么离场了呢?记者在现场找到了一些施工队长的电话。

工程三标某施工队长A:

主要是当时投资资金不到位,工期拖延施工队都赔钱,路基队都拖了三年,像我签了合同都干了三年,你说赔钱不赔钱?

工程三标某施工队长B:

主要是工程很不规范,工期本来是一年,拖了三年多,我们全部都赔了。

解说:

根据公开的信息记者查询到,内邓高速是河南省“十一五”重点建设项目,由社会资本投资,南阳宛达昕高速公路公司作为业主方负责投资建设。根据工商网站的信息,这是一家由北京、内蒙古、天津等几家公司共同出资成立的一家企业,成立于2007年。

可是从企业网站发布的信息来看,2013年10月以后公司已经停止发布新闻,但是公司仍然是存在的。记者来到位于南阳市区的这家公司了解情况,结果被保安挡在了门外。记者只好联系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

记者:

我想了解一下内邓高速工程上的事情。

南阳宛达昕高速公路公司工作人员:

我不清楚。

记者:

那应该找哪个呢?

南阳宛达昕高速公路公司工作人员:

我也不清楚。

记者:

我想咨询一下内邓高速现在建设情况。

南阳宛达昕高速公路公司工作人员:

你给老总打电话。

记者:

给哪个打呢?

南阳宛达昕高速公路公司工作人员:

我也不清楚。

记者:

那应该找谁呢?

解说:

南阳宛达昕高速公路公司不愿解释这条路的情况。记者随后找到南阳市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这是一个由市交通局等多个政府部门组成的一个协调管理机构。

南阳市高速公路指挥部工作人员:

(我们)来问问它啥时候修通,现在铺上面一层油。

记者:

是没有钱吗?

南阳市高速公路指挥部工作人员:

它没有钱,缺口三、四个亿。

解说:

根据一份关于内邓高速的内部调查报告来看,内邓高速总投资39个亿,其中自有资本金公司投入25%,其余由宛达昕公司向银行贷款。这已经建成的部分为什么存在这么多质量问题呢?

说起这条路的质量问题,有几位参与了高速路修建的施工队长反映,这跟修路的造价低有关系。

工程三标段某施工队长:

当时单价压得很低,进场以后,原材料价格上涨,肯定保证不了质量。

工程三标段某施工队长:

就是施工不规范,不认真。

记者:

不认真的话最后验收不了,大家都拿不到钱。

工程三标段某施工队长:

问题是大家都不认真你怎么认真?不规范有很多地方,一规范就什么问题都没有。

解说:

按照《河南省高速公路管理条例》第23条,当地的交通主管部门应当依据职责维护高速公路的建设秩序,加强对高速公路建设的监督管理。对于这条路的修建,当地的交通部门是如何进行监管的呢?

记者:

它现在施工过程中也有监管是吧?

南阳市高速公路指挥部工作人员:

有,咱们这边是协调办,协调前期的施工环节,施工出现问题,人家一通车,或者别的问题,咱不管人不管钱,啥也威胁不了人家,管不了人家什么东西。

解说:

当地的交通部门说管不了,可是记者发现另有原因。在内邓高速质量问题比较集中的邓州市境内,有3个标段,其中五标段的中标企业是河南中原路桥公司。这家公司正是南阳市交通局直属的事业单位——南阳市公路工程处下设的公司。这还不算什么,法律并没有禁止交通局下属单位中标工程,而问题在于,3标段的中标单位是一家名为大河筑路的公司,而三标段的项目经理叫陈东瑞,经记者多方查询,发现这个人并不是中标单位大河筑路公司的员工,而是五标段中标单位中原路桥公司的员工,他为什么会到三标段来做项目经理呢?

记者:

请问你是中原路桥的陈东瑞吧?

工程三标段项目经理 陈东瑞:

想问我啥事。

记者:

就是想问你说三标段我们了解大河筑路是中标单位,怎么是你是项目经理呢?

陈东瑞:

我曾经在那儿给人打工。

解说:

中原路桥的人到了别人的标段当项目经理,真的是个人打工那么简单吗?记者继续调查发现,三标段的项目主管名叫冯献伟,这个人也不是三标段中标企业大河筑路的人,而竟然是五标段中标者中原路桥公司的法人代表。而且,冯献伟还有一个身份南阳市公路工程处的副处长。原来中原路桥这个市交通局下属的企业不仅中标了五标段,而且又掺和到三标段中。这恰恰是问题频出的两个标段。

记者:

但是三标不是大河筑路中标的吗?怎么他们来当项目经理呢?

陈东瑞:

这是一个合作关系,至于人家咋合作咱就不清楚了。

记者:

这种合作的话对于你们工程施工,会不会在工程款,或者工程的价位带来一些影响呢?

陈东瑞:

这个也有影响,经过部门也多,中间都有收入。这些人合作肯定有好处。

解说:

为什么会有这样复杂的合作呢?原来,业主单位宛达昕公司在招标时,就明确要求同一家企业只能中标一个标段,因此一家企业要想承揽其他标段的工程,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所谓的合作。按照我国《招标投标法》第48条明确规定:中标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完成中标项目。中标人不得向他人转让中标项目,也不得将中标项目肢解后分别向他人转让。而这种所谓的“合作”实际上就是一种违法转包。而且一些施工队长反映,在这层往下,还有继续转包的现象。

工程三标段某施工队长A:

乱七八糟的,挂羊头卖狗肉,制度很不规范,几个私人老板在包。

工程三标段某施工队长B:

存在工程转包的问题,转包现象比较严重,各标情况不一样,至少转到一到两次。

解说:

一方面,交通部门下属的企业参与到非法转包的活动中去,监管也很难到位,另一方面,在已经出现资金短缺、质量低劣的情况时,当地还一味要求赶工期。

南阳市高速公路指挥部工作人员:

后来赶工期,一天花费他们说一天花1000万,你算算。

记者:

赶啥工期。

记者A:

赶工期,谁让它赶工期。

南阳市高速公路指挥部工作人员:

那不清楚。

记者:

那种路面怎么通车?

工程三标段某施工队长:

政府的原因,政府要保证全省每年要通车公里数,所以就临时先通车一下。

解说:

2012年下旬,当地电视台的一条新闻证实了施工队长的说法。在2012年底的通车仪式之后,当地媒体报道了这条公路通车的重大意义:河南全省的高速公路年度通车里程达到了600公里,也使南阳市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到643公里,连续6年居全省18个市之首。可是在2013年短暂通车两个月后,这条路又封闭了,既没有完工,更没有通过验收,什么时候能真正通车也没有人知道。

南阳市高速公路指挥部工作人员:

市政府也特别想让它通车,省里面也让它通车,它没有资金,没有钱,估计干着吧,干着铺油路。有一个过程,工人设备都已经撤场了,要找人,哪有那么快全都弄上。

记者:

撤了多长时间?

南阳市高速公路指挥部工作人员:

时间不短,今年一年都没有见动静了。

演播室主持人 侯丰: 

修高速是一件大事,从规划、立项到建设都需要科学的论证。可这条内邓高速,钱花了不少,地也占了将近9000亩,沿途百姓做出了不少牺牲,但却留下了这样一个烂摊子:质量差,路不通,账算不清,纠纷不断。可就是这样,不管是修路的还是管路的,不是不清楚,就是管不了。对于这里的问题,应该有人查一查,管一管了。路通在脚下,才是一条实实在在的路;路通在纸上,只能是一条弄虚作假之路。社会资本参与公路建设是好事,但监管者承担好自己的职责,加强监管,提升质量,才可能修出一路坦途。

感谢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金正恩频换朝鲜二号人物内幕

表明金正恩权威,他想谁上谁就上,再好不过地体现金正恩在朝鲜的唯一领导体制。金正恩执政三年,不仅核心圈频频更换亲信,父亲生前指定“顾命大臣”多数被金正恩拿下,还在一年时间内走马灯式地更换朝鲜“二号人物”。


自由奔放,随心所欲

在发生了被攻击和反攻击的事件之后,一位朋友写微信来说祝生活“静好”。非常喜欢她这个“静好”。周边人声萧萧,红尘滚滚,生活一时陷入湍急的漩涡,如何闹中取静成了一个考验。


香港反腐也打出了“大老虎”

这场从2012年延续至今的香港“世纪巨贪案”,终于画上了一个相对圆满的句号。香港媒体之所以将许仕仁称为“世纪巨贪”,是因为这一案件刷新了香港司法史上多项纪录。


乌克兰日记:绝不手刃兄弟

安德烈,52岁,住在基辅郊外的小村子里。他肚子开始微凸、头发开始变浅,一切变化都符合他的年纪。唯独不同的是,他还在躲避征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