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2日

新华网广州4月2日体育专电 (记者王浩明 韦骅) 篮球明星姚明近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反对体育界个别地方的一些“大跃进”做法,但中国体育在改革中也不应害怕犯错;实现2025年体育产业总规模5万亿元的目标不应靠建设更多的“鸟巢”,而是要以体育人口的增加为基础。

在上个月召开的全国“两会”上,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姚明提案呼吁“推广专项体育课”。但最近一段时间,个别地区学校中出现为了设立足球课程和比赛,而不惜打压和牺牲其他项目的做法,姚明显得有些担忧。

“我反对体育界的大跃进,很担心一些地方这么搞,暂停其他比赛搞足球,很可能到了后面足球还没有搞好,其他项目反而废掉,”姚明说。

不过,姚明表示,中国体育受到30年举国体制的惯性作用,在推进改革中应当不怕犯错,对于一些做法不应过度批评,因为“试错”本身就是对成功的积累。

“中国在过去30年有一个惯性,在这么多年的举国体制产生的惯性。所以在摸索的过程中肯定有一些撞墙和走错路,包括现在开展的一些足球操什么的。我们应该发现问题,并想办法解决。因为只有在一次次试验错误后才能堆积成成功,所以现在的一些做法我们不要着急下定论是对还是不对,但我们可以去讨论,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姚明说。

2日,极限马拉松跑者陈盆滨从广州海心沙开启“100天100个马拉松”的挑战,姚明作为陪跑嘉宾出席起跑仪式。起跑前夜,姚明和陈盆滨进行了交流,记者在他们的交流后对姚明进行了采访。

姚明认为,中国体育需要更多像陈盆滨一样的“民间高手”涌现出来,才能实现更大的突破。

“我们两个是同龄人,但出身和成长路径都不一样。我是举国体制培养出来的运动员,我从来不否认这一点。但他是‘高手在民间’的体育人,现在越来越多这样的体育人在社会上被大家所推崇,创造出价值,这让我们对体育的理解有更大的突破,我们需要更多像他这样的人,”姚明说。

陈盆滨希望用自己挑战极限的行动感染更多的人参与到体育运动中,实现中国从体育“强国”到体育“大国”的转变。姚明表示,对陈盆滨的观点“不能同意更多”,他认为,增加体育人口是中国体育实现突破和改革的关键因素,实现体育产业的“五万亿”不能靠“再造20个‘鸟巢’”。

“体育人口是一个很关键的要素,2025年要实现体育产业的5万亿,这个5万亿要用什么来衡量?如果再建造20个‘鸟巢’,那我们很快就完成了。我认为重要的是有更多精彩赛事,更重要的是有更多的体育人口,一切经济数字都是以人口作为基础,”姚明说。

编辑:SN054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报社愚人节特刊引发的风波

1993年4月1日愚人节前夕,《社会周刊》主编想给广大读者一个天大的“惊喜”,在愚人节那天学西方人出版一个整版的愚人新闻。这个创意得到了编辑记者们的力挺,于是第二天一个整版的“愚人节特刊”就面世了。


毎个落马者都是两面派

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个“王敏定律”:每一个落马者,都是两面派。换句话说,在那些人落马之前,我们无法知道谁是两面派。再换句话说,权力是两面派的鲜艳的时装,一个权力在握的人,可以任意使用世界上最好的“化妆品”和“美颜软件”,把自己打扮得肌肤嫩白风华绝代光荣高大。


透过灰暗人性的你的眼

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许多已经解决温饱问题,贫困无法充当灰暗人性的遮羞布。如果成功者都忙于在一场物质竞赛的残酷PK中胜出,并赢得广泛的认同,只会点燃更多人内心的贪婪、自私和冷漠。


学车让官员重拾自理能力

官员学车的意义,远远大于促进公车改革这件事本身。一者,官员学车,代表了官员作为正常人对基本生活技能的获取。长期以来,“车轮上的腐败”作为体制内官员尤其是领导干部的一种特权,代表了太多的不正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